日本医疗,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吗?

yabo官方网站

   短短几天,日本确诊新冠肺炎的人数迅速上升,中日两国从“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到同病相怜、互相打气,日本向中国捐赠口罩,中国向日本捐赠核酸检测盒。一方面,日本可接诊传染病的床位有限,部分确诊患者的传播路径不明,政府处理“心太大”,引起社会担忧。另一方面,日本医疗仍是“优等生”,曾被WHO评为“健康达成度综合评价”世界第一。有不少中国人特意到日本体检,虽花费不菲仍参加者众多。我旅居京都近三年,跑过无数次医院,时常被医护人员的温柔和耐心感动,却也看到一些问题。

 
  日本医疗的真实状况怎么样,真的像有些人说得那么“厉害”吗?
 
  日本医疗,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吗?
0225144027.jpg
 
  大阪大学医院的展望台,视野很好。(骆仪/图)
 
  救护车服务竟然免费!
 
  由于日本人的英语水平普遍很差,而我的日语只能应付日常基本交流,医学词汇一窍不通,对于在日本求诊我总是有畏难心态,但病痛却无可避免。查询到京都市立病院等几家公立医院有免费翻译服务,我松了一口气。
 
  京都市立医院有英语、中文和韩语翻译,均由公益财团京都市国际交流会馆培训并派遣。我的翻译爱子女士是一名家庭主妇,大学时学了中文不想荒废掉,又因照顾孩子不便找全职工作,就每周两天到市立医院来做志愿翻译。她的中文很流利,熟悉医学专业词汇,口译清晰顺畅,让我感到值得信赖。
 
  “今天的医生是一位男医生,没关系吗?”复诊时,护士征求我意见。这位妇科男医生年纪五十上下,说话不快,面带微笑,看着我的眼神犹如慈祥老父亲。
 
  “她是一位作家,出了两本介绍京都的书呢。”爱子向医生介绍我。
 
  “真了不起!”医生应和道。我相信医护人员对待我的态度并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有不同,这样的闲拉家常倒是让我放松了不少。
 
  又有一次,一名年轻的骨科医生接诊时几乎全程看着电脑,我倒没觉得怎样,但从诊室一出来,爱子就忍不住吐槽,“这位医生态度不太好,都没有转过身子来看你,感觉不太尊重人!”可见日本人对医生态度的要求不低。
 
  医院的护士更是温声软语。遭遇车祸胸骨骨折,躺平做CT时牵扯到伤口,我忍不住发出呻吟,护士连连跟我说对不起,扶我起来时又说,“您辛苦了!”我竟有点受宠若惊。
 
  还有一次,我被救护车送院,正担心周末没有翻译,医生把平板电脑放到我面前,原来,医生接通了远程翻译员来帮忙进行医患沟通。支付医药费时,我才知道救护车竟然免费!我想起有个段子:在美国,因为救护车收费昂贵,病人或伤者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不要叫救护车!”
 
  看病不用抢号,治疗理念保守
 
  国内大医院人满为患、甚至有病人冲进诊室围着医生的情况在日本不存在,各科室的候诊厅常常有半数椅子空着,十分安静,秩序井然。挂号后,候诊单上会有一个就诊号码,然后就安心等待叫号屏上出现你的号码,支付时也是这样,病人的隐私得到保护。
 
  京都市立医院仅上午8点半至11点接受挂号,如果是初次就医或没有预约,就要等医生先看完已预约的病人。由于病人不多,即使没有预约,等到11点左右也总能看上,然后医生会帮你直接在系统里进行复诊预约。但是,预约了依然要等一小时左右,我有一次预约了9点,竟苦等到接近12点才看上。我盯着叫号屏幕,发现有一名病人居然进去了近半小时!掐指算算,一位门诊医生一天(实际接诊半天)也就看十来个病人。
 
  这个效率在国内无法想象。据《羊城晚报》报道,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番禺院区在春季高峰期,每位医生每天上午要接诊40多个患儿;丁香园论坛上有医生表示,一般门诊量是每天70人,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两相对比,自然就无法苛责国内的医生不会对你微笑、跟你闲聊,而护士也没有余暇说“您辛苦了”。
 
  作为病人,如果医护人员的态度和效率无法兼得,在确保诊断效果的前提下,我当然选择效率。因胸骨骨折多次去复诊,医生总是问:“疼不疼?”“疼。”不出意料,医生给我开止痛药和膏药贴,叮嘱静养,就把我打发走了。国内的医生朋友提醒我:要尽早开始做康复训练。我对京都的医生提出这个要求,医生拒绝了,继续慷慨地给我开止痛药和膏药贴。
 
  此后,我辗转两家私立骨科诊所和康复中心,每周两次就医,长达五个月,康复得非常缓慢。面对我的诉苦,医生的回应依然是止痛药和膏药贴“两把斧”。医生护士的态度依然很好,“您辛苦了”,“您多保重”,听得多了也就麻木了,治不好,好话说得再多有什么用?跟另一位骨折的朋友交流,他也抱怨医生不作为,只是攒了许多止痛药。我慢慢感觉到,日本医生的治疗理念很保守,主要靠病人自己康复,不作太多干预。在京都这几年,因为各种病痛去过好几个科室就诊,没有打过吊针,唯一吃过的药就是止痛药。
 
  私立医院占比高,医保等同公立医院
 
  日本大医院看病不用抢号,是否说明医生多?其实不然。《2018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中国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2.59人。而日本厚生劳动省2018年底公布的数据显示,每千人口医师2.59人,跟中国一样。据WHO2018年统计,医生密度(每1000人中医生的数量)世界最高为古巴,达7.5,其次是希腊6.3,多个欧洲国家超过4,日本为2.3,该统计口径与中日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的医生密度在发达国家里是相当低的。实际上,医生数量不足和加班严重已经是日本社会讨论多年的顽疾,但为什么不存在看病难的问题?
 
  或许是因为数量众多的私立医院和诊所(病床数20床以下的称为诊所)有效分流了患者。从我去过的医院看来,私立医院和诊所的病人密度与公立医院差不多。截至2019年2月底,日本医院总数8399家,其中国立、地方公立(含公立大学附属医院)和“公的”(指红十字会、济生会等机构运营的医院)医院加起来仅占18%左右;一般诊所(指非牙科)101777家,国立、公立、公的加起来更是只占4.5%;牙科诊所68761家,绝大多数为私立。
 
  公立医院多为全科医院,骨科、牙科、皮肤科等单科小诊所遍布社区,光是在我家100米之內就有3家私立诊所。在地铁站常常能看到私立医院的广告,跟我国一样,治疗不孕不育症的医院广告在日本也不罕见。相比之下,中国公立医院占医院总数54%,却承担了90%的门诊量和住院量,其中数量只占7%的三甲医院门诊量和住院量增长最快。
 
  日本的私立医院不是有钱人的专属,也不是争议不断的莆田系,倒更像中国的社区医院,看病开销跟公立医院没有明显差别。重要的是,私立医院也在医保报销的范围内,且报销比例跟公立医院完全相同。如果没有私立医院医生开的介绍信,初次到公立医院看病需要付55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49元)的初诊费;如果公立医院医生已介绍病人到其他医院,病人再次回来看病,还要再付2750日元的再诊费。而常规诊金仅需22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4元),差别很大。所以,小毛病当然是先到家门口的诊所去看,有必要再请医生介绍转诊。
 
  对比起骨科,我在日本看牙的经历倒是很愉快。在一家私立诊所做牙周洁治,整口牙总共分了10次进行洁治,单次的痛苦程度降低,加上拔一颗大牙,总费用不到1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34元)。诊所的环境不输于中国昂贵的私立牙科医院,令我印象深刻的细节是,进行治疗之前,护士小姐甚至给我准备了扎头发的橡皮筋。不过,日本种牙费用却很高昂,我的中国台湾室友算过账,为一颗牙买机票回去了。
 
  全民医保,医药分离
 
  由于挂号容易、就诊环境和体验舒适、医院离家近,我在日本跑医院的频率远高于国内(当然,部分原因是这几年健康运不佳),也不会有害怕去医院的心态。看病难的问题在日本基本不存在,那么,看病贵不贵呢?
 
  日本实行全民医保制度,雇佣者和雇主分别缴纳工资的约5%加入健康保险(相当于我国的职工医保),年收入较低的家属也可以享有被保险者的部分保险支付。失业者和自由职业者须以家庭为单位加入“国民健康保险”(相当于我国的居民医保),保费接近上一年家庭总收入的10%,对于单身失业者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但如果是因病辞职或被裁员、公司倒闭的,可以申请医保减免,减免额可达90%以上,且完全不影响医保报销,相当人性化。门诊报销比例为6岁-69岁70%、6岁以下婴幼儿和70-74岁老人80%(年收入370万日元以上者报销70%)、75岁及以上90%,无起付金额。
 
  除了私立医院也能用医保以外,日本医保很重要的一条是高额医疗费报销。个人负担上限根据收入浮动,超出上限的部分全部作为高额疗养费由医保支付。以一名年收入400万日元以上的71岁老人为例,因收入较高,他需要自付30%医疗费用。假如某个月的医疗费为100万日元,本应自付30万日元,但根据他收入计算,个人自付上限为87430日元,那么,超出上限的212570日元可全额报销。这一制度能最大程度避免因病返贫的悲剧。
 
  另一方面,日本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的药物较广。2019年5月,一款价格高达3349万日元(约200多万人民币)的新型白血病药「キムリア」(Kymriah)纳入日本医保适用对象,创下了日本单次药价的最高记录,引起中国媒体广泛报道。
 
  中国2018年卫生总费用中,个人卫生支出(指患者自付和自费现金、不含医保缴纳)占28.8%左右,而日本2017年的国民医疗费中,患者负担仅为11.6%。也就是说,日本国民、尤其是单身自由职业者缴纳的医保费用相对中国较高,但看病时自付的费用也少了超过一半。2018年,日本医疗费用占GDP比重7.87%,中国为6.6%,美国则高达17.7%。中日两国的医疗费用远远不如美国,但换一个角度,日本以较低的医疗费用达到平均寿命和健康寿命世界第一,效率很高,中国做得也不算差。
 
  此外,日本医保制度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比如,实行医药分离,医生开药方后,到街头任意一家销售处方药的药店付费取药。又比如,重视早期预防和排查,鼓励并提醒国民进行乳腺癌、子宫颈癌、前列腺癌、大肠癌的定期检查,费用大大低于常规检查。以女性为例,20岁以上者,每两年进行一次子宫颈癌检查,费用仅为1000日元(约合人民币63.4元);30岁以上者,每两年进行一次乳腺癌检查(30-39岁做超声检查,40岁及以上做钼靶),费用仅为1300日元(约合人民币82.4元)。每年春天,我的信箱都会收到一份癌症检查说明。各地医保检查项目略有不同,东京的朋友还曾收到免费牙科检查券。
 
  不久前,我为了处理车祸保险赔付而联系保险公司,才知道原来保险公司尚未跟我就诊的康复中心核算和支付我的医疗费。初诊时,我只是出示了保险单号和保险公司联系方式,医生打了个电话确认就告诉我,费用由保险公司直接跟他们结,我不用付钱了。此时,距离我最后一次就诊已经过了2个月,我和保险公司都从未收到过康复中心的追讨电话。我有点震惊,这是何等的信任!那么,就原谅那些“止痛药医生们”吧,我会慢慢好起来的……
 
  骆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