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工厂;家乡,等待我们发展,建设

yabo官方网站

0225144027.jpg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曾很精彩论述这样一种看法:即一国资本,在投资农业、制造业和贸易时,出口贸易投资价值最低。

 
  国内出口已不复过去十几年来的高增长,以美元计,去年仅同比增长0.5%。
 
  而且,这还是在出口企业有退税补贴的情况下。
 
  举例:一般的制造业企业,缴纳13%的增值税;而同档的出口企业,实际缴税仅3%。
 
  所以,出口企业的直接财务贡献已经很小了。
 
  再加上疫情后,各国将走向贸易保护主义,出口↘是长期趋势了。
 
  疫情过后,估计很多人会选择在家乡置产、创业,长期讲是好事情。
 
  我想,未来发展中小城市,有广阔的增长空间。
 
  有人说:中小城市太穷太落后,怎么发展?
 
  我说,反向思维:正因为穷和落后,一旦重视起来,前景更好。
 
  拿资源来说,最宝贵的耕地资源大量荒芜,尤其是江南,这些出口贸易最发达的地方。
 
  再从技术上说,农业、民生等技术水平和发达国家有很大落差。
 
  资源和技术上,中小城市都有非常大的潜力可挖。
 
  我相信,十几年后中国经济,将以更持久更健康的方式,重新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