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吃保健品?保健品龙头企业爆雷

yabo官方网站

   每年年初,商誉的受损和高级董事的提前离职并不罕见,但你可能想象不到的是,它们都发生在一家领先的健康用品公司。

 
  还在吃保健品?保健品龙头企业爆雷,高管集体出逃
0225144027.jpg
 
  领先的健康保健产品“蜂鸣式暴雷”
 
  在2019年12月31日,在最后一天A股医疗保健行业的领导者汤臣倍健出现“蜂鸣式暴雷”,公司公告称,公司预计2019将是3.65亿至3.7亿的亏损,同比下降136.43最多%-136.93%,这是汤臣倍健这十多年来首次出现亏损的情况。损失情况并不少见,由于LSG的业绩不达预期所引起,公司预计计提的商誉减值10亿-10·5亿,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5.4亿-5.9亿。
 
  公司三季报显示,此次收购LSG产生了22.38亿商誉资产和16.12亿无形资产,合计占当时总净值的67.5%。相比之下,LSG截至3月18日的净资产仅为1.14亿元,营业收入为1.48亿元,净利润为2805万元。
 
  收购埋下隐患
 
  由此看来,“高地价,高估值和高期望”为收购是汤臣倍健的潜在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在如此高的溢价收购的情况下,汤臣倍健其实没有设置利润补偿机制,一旦收购是受业绩不良时,则只有汤臣倍健吃哑巴亏。此外,收购采用的是全现金收购要约,而不是委员会行政审批,没有一点刻意回避审核平均里面呢?
 
  除了收购的问题外,托琛近期的决策也有些许失误。汤臣倍健近年突然爱上广告,已签约姚明、米兰达。克尔,蔡徐坤等人作为品牌代言人,虽然带来了巨大的关注量和流量,但相应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
 
  截至目前,汤臣倍健的困境还在不断增加。今年到现在为止,汤臣倍健已包括副董事长,总裁,副总裁等13名主要人员已经纷纷逃离,导致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再度泼了一盆冷水。曾经的白马股,现在出现在场景中的弱点已经破灭。
 
  汤臣倍健亏损原因并不鲜见,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才收购完成的海外子公司Life-SpaceGroupPtyLtd业绩未达预期,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0亿元—10.5亿元,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约5.4亿元—5.9亿元。
 
  公告称,LSG表现不佳主要受《电子商务法》实施影响。
 
  LSG主要业务是经营知名澳洲品牌益生菌补充剂生命空间。生活空间的市场品牌,产品主要销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和中国。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主要销售渠道的药房品牌,在中国的主要销售渠道的采购和海淘。
 
  根据《电子商务法》,电子商务经营者包括在互联网上从事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
 
  众所周知,以个人购买为主要盈利空间的中小型代购平台较小,规避关税是其主要盈利模式,依法纳税的监管几乎对中小企业的海外采购业务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也间接降低了海外品牌在国内的生存空间。
 
  光大证券研报数据显示,从2018年12月起,国内海外膳食营养补充食品销售量和销售额大跌,2019年2月销售量甚至不足2018年11月的三分之一。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大环境的影响无法避免,但最终能决定上市公司业绩的还是其本身,汤臣倍健业绩爆雷不能全怪《电商法》。
 
  备受质疑的高溢价并购
 
  所有商誉爆雷的公司,都不无高溢价并购的影子。
 
  2018年8月,汤臣倍健通过其53.33%的控股子公司完成对LSG100%股权的现金收购,总对价35.14亿元人民币,约为LSG净资产增加值的34倍。
 
  2018年的去杠杆化的背景下,本次收购开始受到质疑。在性能或视资产状况而言,LSG资格似乎不是很好。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LSG净利润分别为6327.3万元、6337.19万元和2857.6万元,2017年净利润增长不大。
 
  同期,该公司毛利率在55%上下,较汤臣倍健自身毛利率低10个百分点左右。也就是说,并购该公司很可能大幅拖累汤臣倍健的综合毛利率。
 
  换句话说,即使没有电子商务法,公司的业绩也可能不如人意。
 
  值得一提的,如此高的溢价收购,竟然没有上市公司盈利的设置补偿机制,一旦兼并和上市公司的收购表现不佳的主体只能吃哑巴亏。此外,合并采用了全现金,委员会没有行政审批,规避审计手段明显。
 
  另一个细节更加耐人寻味。
 
  合并完成后,很快宣布健康汤臣佰盛发行股份购买剩余的46.67%的股权,实现LSG100%股权的绝对控制权。
 
  该笔收购直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才宣告完成,但根据上市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和三季度报告,《电商法》出台对LSG业务的冲击已经显现,公司清晰认识到LSG的业务发展仍面临诸多重大挑战,仍然一心推动上述并购,对LSG的执着令人摸不着头脑。
 
  另一方面,只有在收购完成后才公布了大量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准备,减值点不得不怀疑是故意的。上市公司预亏公告发布后,深交所当晚发出“关注函”。
 
  董监高和机构提前出逃
 
  即使不包括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的影响,汤臣倍健2019的受访者仍然非结构化的。
 
  剔除两项减值准备,根据亏损前公告,预计公司全年净利润为10亿-11亿元,而去年全年净利润为10.02亿元。也就是说,其2019年的同比增长率不到10%,是除2016年上市以来增长最差的一年。
 
  线下和国内渠道来说,国家相关部门严厉打击“医保套现”行为。消费者在药店中以医保形式支付购买保健品是我国医保“骗保”的重灾区,也是各保健品商家攫取市场份额的重要渠道。公开资料显示,汤臣倍健药店渠道的销售额占比高达75%,是其绝对主力销售渠道,该政策对其销售影响可想而知。
 
  2019年3月—5月,公司董事梁水生、林志成、汤晖,监事蒋钢,高级管理人员陈宏、蔡良平,特定股东孙晋瑜集体宣布减持。相关公告显示,上述董监高减持均价都在21元以上,接近汤臣倍健2019年股价最高点。